<form id="1r9jf"><nobr id="1r9jf"></nobr></form>
        <address id="1r9jf"></address>

        <address id="1r9jf"><form id="1r9jf"><listing id="1r9jf"></listing></form></address>

        <address id="1r9jf"><listing id="1r9jf"><listing id="1r9jf"></listing></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1r9jf"><address id="1r9jf"></address>
        <noframes id="1r9jf">
        <noframes id="1r9jf">

            我們的每一堂課,都應該有蘇格拉底的影子!

            發布時間:2016-02-29

             

            公元前439年的一個上午,希臘最著名的城邦雅典,風和日麗,陽光燦爛,街頭巷尾,一派歌舞升平。此時,希臘人在10年前剛剛以弱勝強,打敗了強大的波斯帝國的入侵,而希臘半島上的內戰伯羅奔尼撒戰爭尚未爆發。那時的雅典,正處于偉大的伯利克里的統治時代,經濟文化空前繁榮,民主的思想在整個愛琴海地區不安的躁動著。

             

            40歲的蘇格拉底穿著他一年四季從不更換的單衣,光著腳板,來到街頭,開始一天的辯論。十有八九,他興許剛剛和他彪悍霸道的妻子有過一次爭執,因為他的臉色不是很好。但是只要走到公共場所,和路人開始辯論,他的所有不快樂就煙消云散。辯論是他的樂趣所在,似乎沒有什么讓他更加迷戀的了,除了用自己的智慧駁倒他人,或者說,是啟迪他人。

             

            因為他是希臘的智者,很多人向他求教問題,但是蘇格拉底從來沒有給他們現成的答案,而是不斷向提問者提出問題讓他們回答,在提問者回答的基礎上,蘇格拉底找出漏洞再進行追問,這樣,迫使提問者不停地思考,從而在不知不覺中提升自己的智慧。


             這個上午,他的一個老朋友歐提德謨斯見到了形容枯槁的蘇格拉底,師徒二人有了下面的經典對話。

             

            歐提德謨斯:蘇格拉底,請問什么是善行?

            蘇格拉底:盜竊、欺騙、把人當奴隸販賣,這幾種行為是善行還是惡行?

            歐提德謨斯:是惡行。

            蘇格拉底:欺騙敵人是惡行嗎?把俘虜來的敵人賣作奴隸是惡行嗎?

            歐提德謨斯:這是善行。不過,我說的是朋友而不是敵人。

            蘇格拉底:照你說,盜竊對朋友是惡行。但是,如果朋友要自殺,你盜竊了他準備用來自殺的工具,這是惡行嗎?

            歐提德謨斯:是善行。

            蘇格拉底:你說對朋友行騙是惡行,可是,在戰爭中,軍隊的統帥為了鼓舞士氣,對士兵說,援軍就要到了。但實際上并無援軍,這種欺騙是惡行嗎?

            歐提德謨斯:這是善行。

             

            通過一問一答,其實蘇格拉底想說的是,這個世界上,善行的存在形式多種多樣,很難籠統定義。同樣,在回答別人什么是正義什么是勇氣這樣的問題是,蘇格拉底采用的都是這種問答法,這樣的問答法,被后人稱為蘇格拉底方法。

             

            可以說,蘇格拉底方法是啟發式教學模式的先驅和雛形,不論現代啟發式教育如何發展如何系統化理論化,在他們身上都有著蘇格拉底的影子。甚至毫不夸張地說,整個美國教育的核心理念都可以追溯到蘇格拉底。

             

            蘇格拉底方法的最積極的意義就是把思考的權利全部交給了學生本身,蘇格拉底自己也說過,他的母親是個助產士,而他自己是個精神的助產士,即幫助他人產生智慧和正確的思想,而他認為,這個精神助產士,才是一個師者的全部職責。


            但非常遺憾的是,我們在中國教育體系下長大的這一代人,包括現在的90后和00后,在校園里很難再找到蘇格拉底式的師者了。我們早已經習慣了結論式教育,習慣了老師在課堂上嘔心瀝血的灌輸,習慣了認為白紙黑字的就是真理。我們考試時追求正確答案,在平常的學習中也以追求答案為學習的唯一目的。如果說科學性的知識應該有客觀答案,而人文類的知識甚至一篇文學作品的作者寫作手法心里分析等,也都有了標準答案,就實在有點匪夷所思了。魯迅說他家院子里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還是棗樹,老師會問你魯迅為什么不直接說他家院子有兩棵棗樹?就是這樣的問題,也都有了標準答案,而事實是,我懷疑你現在問魯迅他自己,他也許都忘了當時為什么不直接說他的院子里有兩棵棗樹。

             

            這種答案式教育,這種結論式教育,但我們已經漸漸喪失了思考能力,思考答案如何形成,思考答案背后的邏輯,更遑論對答案的懷疑,從而給出帶有個人特色的答案。我們原本多姿多彩的思想被這種結論式教育逐漸桎梏了,我們也逐漸喪失了主動思考的能力,而追尋一個所謂的正確答案成了我們整個基礎教育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在我十幾年的SAT教學生涯中,有一件事很讓我驕傲,那就是在我的SAT課堂上,我很多時候都是在實踐“蘇格拉底方法”,當然,我是在不知不覺中形成的這樣的方法,并非是受蘇格拉底的影響。對于一道SAT試題,特別是難題,我總是不急著給出答案(最初這么做是發現很多學生知道答案后就沒有耐心聽你解釋為什么是這個答案了),我讓學生給出他們的答案,我很耐心的聽他們的解釋,你為什么有這個答案?從文章中那些地方可以找到答案的線索?你又是如何根據這些線索推論出你的答案?你的推理的邏輯又是什么?一個錯誤的答案背后往往是錯誤的邏輯,在面對錯誤答案的時候,我也是先不置可否,按照他的邏輯再推出一個更極端的結果,從而讓學生自己對自己的推理產生懷疑。在這樣的一個過程中,學生會慢慢發現自己的思維漏洞,推理缺陷,從而慢慢糾正自己的認知偏差。這個過程,就是個啟發學生思考的過程,是學生學習能力和思考能力不斷螺旋式上升的過程。當學生的思考能力真正培養起來后,在面對任何SAT難題時,他就會從容不迫,就會以不變應萬變,他最終主宰了答案(哪怕他會偶爾犯錯),而不是被答案主宰。

             

            所以,我希望,我們的每一堂課里,都應該有蘇格拉底的影子。師者,要傳道授業解惑,更要以啟發學生的思考為第一任務。只有讓學生們真正開動思考的機器,他們才會慢慢發現答案背后的千奇百怪,才會慢慢體會到學習的樂趣,也會慢慢發現自己的認知缺陷和邏輯混亂。因此,從這個意義上講,學習的過程,不僅僅在于獲得,更在于放棄,放棄我們的僵化的思考模式,放棄我們頑劣的思維。同時,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將逐步認識到我們對世界的認識永無止境,認識到我們曾經多么愚昧、無知和可笑。就像2500年前的某一天,蘇格拉底在雅典的街頭,對一幫圍著他的粉絲們說: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無所知!

             

             (文章選自“張一冰說”)

             


             

            狠狠色综合婷婷网,欧美超大胆裸体xx视频,老司机lsj95精品视频在线观看,欧美人禽z0z0伦交